位置:预播新闻网 > 历史 > 正文 >

蝗虫来时,支油锅有用吗?

2020年03月17日 02:22来源:未知手机版

中证期货,2015湖南卫视春晚直播,呼吸系统包括

东非蝗灾肆虐 全球绷紧神经 乐观的中国网友豪气冲天地说 “蝗虫来了也不怕 我们早就准备好了油锅 起锅烧油 再来点儿椒盐 简直不要太好吃 ”还有的网友说 “沙漠蝗虫是没有毒的 尽可放心食用 就算携带病菌 只要油锅够热 炸久一些就没事了。”

听到蝗灾 第一反应不是恐惧 竟是馋了 我们炎黄子孙如此乐观与豪气 不全是因为心态好 也是因为最近半个世纪以来 国内绝大多数地区都没再爆发过蝗灾 绝大多数国民完全不知道蝗灾有多么可怕。

大约一百年前 北京发生过几起小规模的蝗灾。

1920年8月26日 北京《益世报》报道 “京郊各县因久旱不雨 已发现蝗虫 京城亦发现甚多 下午八时之间 半空约飞过千万只 几如群雁之遮天。”一群蝗虫从北京过境 数量大约千万 黑压压一片 几乎把天空都遮住了。

1922年10月30日 《益世报》再次报道 “通县城北沙窝村一带 秋禾早登 且已种麦 因天气甚佳 麦苗极茂盛 不料近日忽发现一大批蝗虫 啮食不少 闻已有富室某女士给价收买 每斤四枚 乡民踊跃 连日扑灭数百斤。”通县闹蝗灾 阔太购买蝗虫 村民每卖一斤 可得四个大子儿 一个大子儿是一枚面值十文的铜元 的报酬 所以大家踊跃捕杀蝗虫 几天捕杀几百斤。

阔太为什么要从村民手里收购蝗虫呢 是为了支起油锅吗 是为了大快朵颐吗 绝对不是 人家是在用自己的钱做慈善 诱导村民尽可能多杀蝗虫 希望控制住蝗灾的规模 减轻些蝗灾的危害。

1927年8月1日 北京《晨报》报道 “京西杨家坨及沙沟一带 于前日上午六时余 忽有大宗蝗虫自北方漫天飞来 纷纷落于田间 瞬时将高粱、玉米、谷子等全行吃尽 农田中竟成光杆。该处一带农民观此情形 无不仰天而叹。”蝗虫吃光庄稼 农民为啥不还击 为啥不支起油锅美餐一顿呢 难道他们太穷 没有油锅 或者虽然有锅 却没有油 真正的答案是 他们不敢吃 也吃不下。

蝗虫没有成灾时 确实是高蛋白食品 可烧烤 可油炸。但当几万只、百万只、千万只成年蝗虫集合起来 它们分泌的激素就会突然改变 不仅会散发出一种让人闻了就想呕吐的浓烈气味 而且还能让捕食它们的人类、飞鸟和鸡鸭纷纷中毒 轻者呕吐 重者昏迷 严重者致死。

1927年深秋 山东也闹起蝗灾 省政府专门成立“治蝗委员会” 请富有经验的老农和熟知蝗虫习性的昆虫学家一起指导如何灭蝗 后来总结出《治蝗十条摘要》 第一条摘要就是“不可吃蝗 易致病患” 第二条则是“不求治蝗 但求治蝻”。

所谓“蝻” 是蝗虫的幼虫和虫卵。虫卵孵在土里 幼虫不会起飞 都可以通过翻耕、暴晒、驱赶、填埋、火烧等方式捕杀 以绝后患。但只要幼虫成年 长成了蝗 又成千上万只聚集起来 那就很难捕杀了。凭借民国前期的技术手段 国民只能望飞蝗而兴叹 别说支油锅没用 就是出动千军万马 动用机关枪和迫击炮 也只能将大片蝗虫从一个地方驱赶到另一个地方 而没有办法将它们就地消灭。

1944年2月 二战尚未结束 印度西北部闹蝗灾 盟军出动六十多架战机灭蝗 基本不见成效 后来改成喷洒农药 才将蝗灾暂时遏制。民国时代的中国既缺战机 也缺农药 北洋政府和后来的国民党政府只能土法上马 尽力灭蝗。

北洋政府在内务部下面设立了“全国防灾委员会” 又在农商部下面设立了“农事试验场” 还要求下辖各省成立“昆虫局” 某些省份称为“植物病虫害防治所” 。防灾委员会负责抗洪、抗旱、抗地震、抗蝗虫 农事试验场负责改良种子、改良耕作方式、摸索治蝗办法 昆虫局的主要功能就是对付蝗虫。

国民党政府做得更具体 在山东、山西、河南、河北、陕西、甘肃等经常爆发蝗灾的省份 安排了“治蝗委员”、“治蝗专员”、“治蝗督办” 又在各县设立“治蝗分会” 还在一些交通较为便利的村庄搞起了“捕蝗合作社” 让昆虫学家和农技师长期驻守 指导农民防治蝗灾。

现在网上流传的那些治蝗秘方 除了支油锅这一条太不靠谱 别的手段民国时代都用过 包括出动鸭子抗击蝗虫 在北洋时期和国民党统治时期也曾积极推广。

本文地址:http://www.store4car.com/lishi/1760269.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
秒速时时彩官网 安徽快3 北京赛车开奖走势图 北京赛车论坛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平台 吉林快3代理 福利彩票北京赛车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平台